不锈钢罐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不锈钢罐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农民工子女我上得起的学校为啥都是非法的-【新闻】刺毛樱桃

发布时间:2021-04-20 13:54:57 阅读: 来源:不锈钢罐厂家

农民工子女,我上得起的学校为啥都是“非法”的

9月1日,成都市巴蜀学校。

11岁的廖文坐在教室后排座位上发呆,由厂房改建的教室里光线暗淡,她单薄瘦弱的身影显得有些孤独。新学期的第一天,她终于如期进入了学校,拿到了散发着淡淡墨香的新课本。

但未来对她仍是一个谜。这所收留了她、使她能与父母团聚的民办学校,因为没有办学许可证,将在半年后停办。这意味着她在这座城市里和父母相守的日子,也可能只剩下半年时间。

廖文的老家在四川乐至县农村贫困地区。半年前,她和读小学二年级的妹妹一起来到父母打工所在的成都西南郊区。“呆在爸爸妈妈身边的感觉真好。”

廖文苍白的小脸刹那间泛出红晕。廖文的妈妈廖琼告诉记者说:“想爸爸妈妈了,廖文有时候夜里醒来偷偷地哭。妹妹廖雪年龄小不懂事,看见姐姐哭,也跟着哭。结果两个小孩子在床上互相抱着哭。”廖琼说到这里眼圈有点发红。廖文在农村老家上学每天得走近两个小时的山路,一遇下雨天,路上全是泥浆,早上7点钟出发,等到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学校,已经快9点钟。

半年前,廖文和妹妹在成都进入一家民办学校──太平园学校读书。学校教室是一些废弃的厂房,操场只是一个狭窄的水泥坝子,但廖文还是觉得比老家学校的条件要好。重要的是,能和爸爸妈妈呆在一起了。但好景不长,8月25日,学校被封了。从公告中廖文得知,她和妹妹就读的这所学校没有任何办学手续,是“非法办学”。

廖文偷偷告诉记者,太平园学校的铁门“哐当”关上的那一刹那,她突然觉得害怕,手脚微微发抖。“我害怕重新回到老家,害怕离开爸爸妈妈。”廖文的母亲廖琼说,我们实在不忍心再把孩子送回老家,她们年龄还小,经常想我们想得哭,我也经常想她们想得哭。

8月25日之后连续几天,廖琼为两个女儿的上学求遍附近学校。“我跑了至少六七所学校,当然首先想的是公办学校,条件比民办学校好得多,但都没成功。不是早就收满了学生,就是要收高价借读费。”廖琼说,百草园小学离住所较近,又是公办学校,跑过去一问,学校首先要考试,不合格就要降级,并且每年要收1200元的借读费。附近的5701工厂子弟校也是这样。我甚至还联系过较远的金花镇金鹏小学,坐汽车都要花半个小时,学校承诺每天用车接送,但一学期下来,要多花160元钱,并且学费收得并不便宜。

廖文说,这几天妈妈为她和妹妹上学早出晚归,四处奔走。妈妈每次回家脸色都很难看,她知道所联系的学校泡汤了。爸爸妈妈帮人家下货,两个人每个月总共才挣700多元钱。

好不容易联系上巴蜀学校,这是一所民办学校,价格不贵,环境也不是很差,最重要的是不用缴借读费。但令廖文难过的是,巴蜀学校也是“非法办学”,在政府的取缔之列。主要考虑到目前学生分流困难,暂时让它存在最后半年,以给充足的时间让学生联系学校。

但半年之后会怎样呢?“我不想回老家读书,我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。”廖文小声地说。?

佛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

临朐县人民医院

拟在建项目

黄果树风景名胜区